關於部落格
準備搬家啦!!尋覓好地點中
  • 687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寫手進化問券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作品: [ 雙 重 狩 獵 ] 咎狗之血同人(シキXアキラ)

 

開頭

他站在遠處靜靜觀望。

陰冷晦暗的那個下雨天,破碎如水晶珠子的雨滴點點沖刷掉早已開始褪色的記憶。鮮血、萊因、瘋狂與絕望的濁重氣息殘存於杏仁核之中,連結了聽覺神經的誘惑,淅瀝淅瀝滴滴答答。

結尾‧

Akira呻吟出了聲,男人的愉悅總是直接的表現在生理反應上,他伸出手將指尖尚未癒合的傷在Shiki白皙的臉頰上留下一道血痕,那是對方唯一不可品嚐的毒藥,極度的危險動作,

然而,高高在上的王最終只是帶著一絲難以覺察的寵溺眼神,再一次原諒他的所有挑釁。

最喜歡

「……早安,我親愛的主人。

如幽靈般蒼白卻引人注目的一雙手輕巧地環上了Shiki的頸,慵懶語調傳進了在場每一個人的耳裡,就像帶著酒意的吐息那般溫存。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作品:無題。 APH同人(獨普)

 

開頭

Auferstanden aus Ruinen und der Zukunft zugewandt…」

並非緬懷過去地,他手裡捏住一張印有馬克斯頭像的貨幣,無所事事地把玩。

「明明快要承受不住了吧…。」

那對為了戰爭而生的銳利雙眼靜靜地流露出嘆息,紅色的光芒黯淡了瞬間。

West。」

他單手支著下顎,閉上眼不再去看、冬雪的殘片在窗外悲慘地被黑暗吞噬。

 

 結尾

維持著原本的姿勢,基爾伯特睜開眼睛、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揚了幾度,

──算了…總會有辦法的吧…。畢竟是本大爺最自傲的弟弟。

細碎紙花飄落,淡藍色的印刷字體成為破片,

東德的廢墟已不復存在。

 

最喜歡

──既然如此,你就振作點啊!」路德維西大吼。「你說你知道我很疲倦,但卻只想到要再次離開?!基爾伯特,你能為德意志做的事情可不只這樣!

──你能為「我」做的事情,早已經不再只有背對著、帶著征戰的狂氣走出視線範圍而已。

「為什麼你不懂呢……哥哥。」

「我是多麼的希望能像現在這樣一起生活、一起承擔所有。結束戰爭並不會讓你的存在價值被抹消、就算你再也無法像以前那樣保護我也無所謂,」

他想起了那即使傷痕累累、也還是會帶著溫暖的懷抱與得意的笑。

 

因為我需要你。」非常、非常。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作品:[白色的夢。] 家教同人(骸雲)

 

開頭

牠活著的時間並不長,不足以見證所謂的長長久久。但牠自始至終都是一個柔軟的、令人煩躁卻又捨不得放下的夢。

結尾

六道骸有些稀薄的身影蹲了下來,那裡有一小漥新翻過的紅土,飄散著腥香。

「放心吧,我來的時候牠已經不見了。那傢伙聰明得很,八成是知道要遠離危險…」

「嗯,真是個麻煩的東西啊。」他這麼說著,掛上了電話,然後閉上眼睛。

牠存在的和平而安詳的世界,只不過是一個靜謐的安穩的夢,糖絲般甜甜的柔軟的夢,一個柔軟的、令人煩躁卻又捨不得放下的夢。

 

──白色的夢。

 

最喜歡

白襯衫。陽光。櫻葉。綠茶。清淺的香氣。早晨的親吻。

牠的世界和,他的世界。某方面而言他們是相同的特異存在。

那是一個靜謐的安穩的夢,糖絲般甜甜的柔軟的夢。牠在吐息間溶解了這樣的夢,然後溫順地打了最後一個呵欠。

 

接著沉沉睡去。

那就是牠一直希望著的,長長久久。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作品:[一如那炙熱的火光。] 家教同人(骸雲)

 

開頭

它拍舞著薄翅輕灑磷粉,若以十萬分之一大的瞳孔觀看,或許將看見銀色的雪花飛散。它驅光、它畏懼黑暗。

所以它縱身躍入火海之中。

剩下灰燼。

結尾

你說,飛蛾撲火是愚蠢的行為麼。

它將生命獻給它追求的光芒,在化為灰燼前享受最後一刻的顫慄,那是至高無尚的詩歌、無可比擬的詠嘆調。

其實,你也一樣。

 

──一如那炙熱的火光。

 

最喜歡

「因為當我出來以後,我無時無刻都在想著要如何才能殺了你、或者──讓你殺了我。無論是現在、未來,在浴室裡,或者在床上。」

「這樣子我就不必再擔心有一天我又碰不著你了,你說是吧?」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作品1[九霄] (自創BL)

 朱紅色的大門上頭覆著極為優雅的飛簷,簷端又巧妙地設計了雨天疏導水流的小溝,邊緣鑲上雕花陶片,煞是美觀。再底下一塊黑亮亮的柚木匾額有著漆了金的「華茗宮」三個大字,兩旁襯著精雕細琢的石雕,是鳳凰。

是鳳凰栩栩如生,引著翅膀像要飛上天際一樣。

 

---鳳官的眼睫,輕顫著,像鳳凰的羽翼。

 

作品2[紫鴛] (自創BL)

蘆笛聲幽幽地響,在江畔。

吹的人悠閒、聽的人心慌。

這時代作人命買賣的有兩種。

一是用錢買命,此行最大家首推神醫孫白慶。有錢,他救人;沒錢,等收屍。

二還是用錢買命,不過買的是別人的命。最惡名昭彰的則是黎紫鳶,錢多,他殺人,招招狠毒;錢少,他殺你,一刀不少。

每當秋絮江畔蘆笛聲響,那絕對是紫鳶歸巢,帶著夕陽、帶著一身血腥。

怪的是,居住在附近的村民從來就沒有見過那個吹笛人,只能默默地聽著不知何處飄來的哀輓音調、看著彷彿被血染紅的江面祈禱。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作品1[心臟蔓生] 家教同人(骸雲)

他就是喜歡雲雀的那股驕傲,明明不喜歡卻又懶得為了小事爭執。

所以只在這種時候他會不厭其煩地重複那個名字,恭彌、恭彌。

椅腳在漸趨劇烈的動作下嘰嘎作響,充斥著露骨的情色意味,未經前戲而產生的撕扯感令雲雀無意識間狠狠地低頭咬了骸的耳朵。悶哼一聲,估計是又見血了,這種報復般的舉動反而令骸更加不受控制。「靠著我的肩,恭彌。」壓著對方尾椎的手蓄意地收得更緊了些。

雲雀閉上了眼,吐息間是止不住的抽氣與輕喘。

──天知道六道骸有多愛聽他靠在耳畔的氣息,那絕非示弱卻又不可自拔的沉溺,彷彿唯有如此,他才能真正擁有那不可一世的靈魂,在短暫而極端的時光裡印下一次又一次抹滅不去的標記。

 

作品2[Hemiolios] 教同人(骸雲)

一個喘息過後他再一次壓上,掌心按著鎖骨讓手指在肩頸上留下泛紅掐痕,另一手扳過對方的腿,又深入了些。

六道骸輕輕地悶哼了聲,眼神回望。

「──專心點。」雲雀太清楚這個人看似渙散的思緒中裝著些什麼,但還不是時候。深深地望進六道骸的眼,那裡頭有著滿溢而出的渴望,紅與藍像是大海中怡然游著的金魚,就要引出身後嗜血的鯊。

「…再用力點哪,小麻雀。」懶洋洋的曖昧語調,這是挑釁。

「真的有病麼,你。」他別有深意地微笑,這是回報。

還,不是時候。

他是肉食動物而他亦不惶多讓,同一片草原上僅有的資源就是那麼稀少那麼薄弱,想分出勝負,還需要更多元素。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作品:[Bordo della strada.](路邊。) 家教同人(骸雲)

 

那顆死鳳梨居然敢踏在他的屋頂上。

那顆死鳳梨居然敢在他的地盤上使用地獄道。

那顆死鳳梨居然敢這麼這麼靠近他,即使那只是幻影。

 

──那顆死鳳梨居然,居然敢打斷他聆聽並中校歌的大好興致… (←重點。)

 

「欸,別這樣嘛…我可不是來找你打架的,小麻雀。」他露出了當初連彭哥列十代首領都被騙過去的無害笑容,可惜某個人的殺氣已經無節制地開始散發,以六道骸的說法就是有如低血壓的人半夜被鳳梨砸醒一樣。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作品:[Chrono-Displacement─時空錯置─] 家教同人(雲綱)

他並沒有多麼強烈的意志去維護彭哥列主體,自始至終他以個人名義保護的都只有一個人。他想起自己原本所待的世界、十年前便悄悄褪下光芒的灰藍天空,那時後失去的,他要在這一刻牢牢捉緊。

──無論少年遺忘的理由為何。

只知道,自己已足足等了十年。

十年的時光才等到的這麼一個,改變的契機。

 

一段短暫的相遇,將是超越了哀慟的記憶,在時間之外流淌的痕跡。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作品:[Rosso] 家教同人(骸雲)

轉過四分之一個圓,手腕上傾25度角,弧度優雅絕美。正巧往隔壁桌送上餐點的侍者驚惶地以一身墨黑制服做為人生的第一套、也是最後一套喪服,砰的第二聲槍響讓那手臂上滿載的白瓷盤與精緻菜餚噴濺一地,四散碎裂。

哭號更響亮了些。六道骸的眼神如同婚禮中摟著新娘般溢出愉悅,左腳向外跨出半截尺規,張狂地放聲笑著,一槍、一個。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作品:白華傳(自創BL)番外

「你走吧。」他用冷冷的語調這麼說著。「今生今世,我不想再看到你。」

「不,烟藍,我不能走。」

「別再說傻話了。我已經要死去,你在我身邊待著也無益,不如留我一個人清靜。」

「我不信,我知道你怕寂寞的!」

「洛凝,我已活了千年,這短短幾日的寂寞又算得了什麼?」

「烟藍!別說這種話…你知道我的個性,我怎麼也無法丟下你不管的。」

「我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清楚。就算你留下來,我也不會因此多活一天。」閃閃透著光的銀白髮絲,被風吹了起,那光景竟比落葉還淒清幾分。

男人默不作聲,只是以含著情的眼瞳將他的身影刻畫在腦海裡,深深地。

「那,我陪你吧。」男人牽起那雙手,溫柔地說。「我陪你一起死。」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 () () () 無顏見江東父老(不對)

看了一遍又一遍又一遍又一遍again and again and again之後,
最高貴冷豔到令人不敢逼視(?)的果然還是最後一題,好樣的芭樂劇。
寫景那題也羞愧難當因為實在找不出個毛甚至拿了個未完的坑湊數...
只有H橋段在母群體數眾多的情況下不知該挑哪個好,我...我自己走

順便一提我很有興趣看看捧由們的問卷/ 如果有誰也寫了歡迎交流!

2010/01/0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