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準備搬家啦!!尋覓好地點中
  • 688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5

    追蹤人氣

【186918】Hemiolios

 




[Hemiolios]
 
Hemi-,希臘文中「半」的字根;Olios-則是指「全」。
Hemiolios。半與全。One and a half。一又二分之一。32的比例。
 
那麼,誰才是站在優勢之上的那個「3」呢?
 
01hemi-
 
「要我讓你做也是可以的,只要精神上立場相反,那無所謂。」他一邊靈巧地以單手鬆開領帶解開皮帶,讓自己一頭湛藍的髮沒入白色床單裡,對雲雀無聲地笑。那樣的笑有著一股重量,壓在頸背上格格作響,讓雲雀冷冷地勾著嘴角朝他吻上。
屬於雲的不服輸也或許就是在這種狀態下被焠煉成精。
 
──六道骸偶爾會順著性子讓雲雀上他,這是事實,但不代表他們之間的對等關係會因為這點小事而產生任何變化。
想也知道,雲雀從不會溫柔對待。他不允許自己想做的事情被那些無所謂的小事給耽擱,做愛的前戲就是其中一項,並且僅限於對象是六道骸時。
然而六道骸總能讓自己充分享受,就連疼痛也一樣。
不可否認的,他的技術渾然天成──儘管這成語用得實在不算恰當,但對一個終日待在水牢裡,唯有實體化時才能出來透透氣的傢伙而言,似乎已經可以算是淋漓盡致。
他享受痛覺、享受被壓在床舖裡的禁錮感、享受雲雀認真的表情與再美好不過的俯角凝視、享受那總是在愉悅時輕舔嘴角的舌尖誘惑。
人要以從不同的角度觀看世界全貌,骸深刻地體會著這麼一句話。沒有親眼見過的人是不會理解的,同一個人在身為掠食者與被獵者時,那些截然不同的表情與動作有多麼令人沉溺其中,於他而言光是視覺上的享有雲雀也可算是某種意義上的精神侵犯。
仰望那背著光的白皙身軀與漂亮的下顎曲線,凌亂髮絲隨著動作柔軟地落至額前,明明是純粹的黑卻總帶著一股氣息、並非實質的味道而是某種令人想伸手觸摸的甜,就好像五彩繽紛的糖果觸動味蕾一般,觸動著衝動與情慾。
像這樣的畫面他隨意回想起來都足以使自己喉頭發緊,但他會優雅地笑著,將湧上的所有念頭輕輕嚥下,安靜等待夜間的漫長時光。
 
冷不防地、肩頸上突然多了五道掐痕,六道骸皺起眉輕哼了聲。
「──專心點。」雲雀瞪著他,像是有些不甘心。
永遠不會知道自己這個樣子有多麼可愛,這樣的小麻雀。六道骸伸出手以指尖滑過那道精鍊的腰線緩緩上移,感覺那因使力而些微緊繃的肌肉線條,接著以一種夜色籠罩世界的速度輕蔑開口。
「…再用力點哪,小麻雀。」眼神有些渙散,像成了癮一樣。
再、用力一點。
「真的有病麼,你。」雲雀釀起一個深邃的愉悅的淺笑,然後依著對方的意狠狠地弄疼了他。
這並非六道骸的最終目的,只是他無法自拔地玩著這樣的心理遊戲,彷彿讓雲雀順著他的意依著他的要求就是這場遊戲的生存之道。
 
明明被啃蝕了身體的人是他,但,精神上他居於上風。
這就是屬於六道骸的支配法則,而這已足夠令他飽食。
 
02hemi-
 
雲雀實際上並沒有特別執著於床上的主導權。這並不代表他甘於做接受的一方,而是主動與被動之間有著最根本的差異──誰比較輕鬆、誰比較疲累。
他們都是極致的享樂主義者,而人各有所好,誰在上誰在下,其實高興就好。就算他偶爾難得地表態,擺明了不想讓六道骸吃盡甜頭,對方也總會無所謂地躺上床,收斂掉一身的露骨性慾,轉而以眼神直勾勾地將他拉向自己。
以床伴而言,六道骸是不可多得的支配者以及、配合者。
 
只是最終的勝負,是誰居上風,也許都只有自己知道。
 
他嚥下唾液,喉頭滑動。眼前的六道骸半側著臉,幾縷海洋藍散在臉龐與鎖骨上顯出情色意味,瞇眼微笑的樣子像隻野獸,從那輕舔唇邊咬痕的姿態他可以看出六道骸並未真正滿足──即使早已飽食。
但他才不管那麼多。
一個喘息過後他再一次壓上,掌心按著鎖骨讓手指在肩頸上留下泛紅掐痕,另一手扳過對方的腿,又深入了些。
 
六道骸輕輕地悶哼了聲,眼神回望。
「──專心點。」雲雀太清楚這個人看似渙散的思緒中裝著些什麼,但還不是時候。深深地望進六道骸的眼,那裡頭有著滿溢而出的渴望,紅與藍像是大海中怡然游著的金魚,就要引出身後嗜血的鯊。
「…再用力點哪,小麻雀。」懶洋洋的曖昧語調,這是挑釁。
「真的有病麼,你。」他別有深意地微笑,這是回報。
還,不是時候。
他是肉食動物而他亦不惶多讓,同一片草原上僅有的資源就是那麼稀少那麼薄弱,想分出勝負,還需要更多元素。
 
他清楚地看見那傢伙舔了舔有些乾澀的嘴角,「Fuck you」這兩個字是以最標準的嘴型吐出。
坦白說他並不討厭六道骸那副皮相以及痞相,縱使說話時總帶了幾分刻意惹怒自己的味道,但單就那勾得恰到好處的嘴角以及適時摻入曖昧氣息的眉與眼,的的確確足以使人迷醉──只可惜他從來不吃這一套。歷經了多年的言語以及精神騷擾,他當然也學會了冷眼旁觀與反唇相譏,特別是在床上時。
他知道愈是如此,六道骸就愈開心,而此時此刻其實這也是目的之一。
 
Fucking you.」他如是說,然後囂張地笑了起來,睥睨得一如他才是這世界唯一的王者。
 
03-olios
 
床鋪很軟、些微一使勁就陷了下去。雲雀直起了上身讓背脊畫出一道凹痕,汲取快樂的同時索性閉上眼睛讓自己所有弱點與空隙都暴露出來。
要攫住獵物,就得抓準時機。
所以他放掉所有警戒所有防備任由自己展現一切唯有床上看得見的表情以及肢體語言,無論是蹙起的眉頭亦或半張著喘息的嘴,他知道欣賞這樣全無顧忌的模樣是六道骸最樂在其中的部份之一。
仰起的頸子隱含著危險的邀約,人類在高潮時急速增加的呼吸量使得二氧化碳幾乎要充塞到令人窒息的地步,六道骸輕輕地讀著秒瞇眼微笑。
眼眶底下的鯊魚現出了背鰭,不甘於海面之下的沉靜與幽暗,牠終究渴望著刺激與血液。
 
算準了對方思緒空白的剎那,六道骸在那短暫的瞬間反制成功。
 
雲雀喘息著向後倒進床鋪裡卻意外的連一點掙扎也沒有,骸有些訝異但卻絲毫沒有放鬆的意思,視線自劇烈起伏的胸膛緩緩上移、直至那緋紅得比櫻花美麗的眼角,他自那尚帶著迷離卻仍然清醒的鴉色瞳孔之中捕捉到一絲得意,明明立場轉眼互換、情況徹底翻盤,那樣的高傲卻清楚地宣示著誰才是主導者。那並非不服輸的表現,而是毫無猶豫的自信。
 
再也、沒有第二個人能如此激起他的原始慾望。他最擅長的招數便是偽裝自我,但在這個人面前他就連按捺著食慾、好整以暇玩弄獵物的心思都被消磨殆盡。
六道骸這麼想著,難以平復吐息。
雲雀半瞇著眼看對方的表情,下顎上揚了一個勝利的角度,最後舉起沾了些體液的手指輕輕地、舔舐而過。
 
「哼…還是、很想要嘛。」扯開一抹嘲諷般的微笑,看在六道骸眼中是最頂級的挑釁與誘惑。眨動著眼睫他也笑出了聲,俯身讓自己長及腰部的髮尾騷弄對方敏感的腰側,如水一樣拂過。
「唉呀,小麻雀…這次就算你贏吧。」
誰在上誰在下,其實高興就好,但他們仍舊無法自拔地競爭著,在一又二分之一的選項裡角逐優勢之上的那個位置。
 
飽足,不代表一定滿足。
 
獵食者讓另一個獵食者失去理智,這才是身處頂端的唯一手段。
 
FIN.
 
 


(後記反白)

 
在上面的雲雀很美好。我論那顆鳳梨絕對心甘情願待在那個絕佳的觀景處()
這是一篇從頭做到尾甚至結尾處才正要開始6918工口的猥瑣文章,寫的時候是期末考前…大家明白的。()
以前其實挺雷1869,不過後來被攻氣滿滿的十年雲給劈中了某根神經,於是開始認真思考床上的問題(你是腦抽了嗎)…結論是換個角度看雲雀世界人生會更美好
所以我堅持這篇的內心世界依然是6918XD

近來有種感覺就是我開始把內心世界的妄想具像化在六道骸身上了=__,=
Whatever he thinks, it definitely belongs to me.
(上面那句文法請無視♥)
 
「人生中很難再找到一個讓我如此溺愛的傢伙。我親愛的殘忍的美麗的黑色魔物。」

以上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