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準備搬家啦!!尋覓好地點中
  • 687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5

    追蹤人氣

【骸雲】一如那炙熱的火光






一如那炙熱的火光。




─蛾─






它拍舞著薄翅輕灑磷粉,若以十萬分之一大的瞳孔觀看,或許將看見銀色的雪花飛散。它趨光、它畏懼黑暗。

所以它縱身躍入火海之中。
剩下灰燼。



「……六道骸,你找死麼!!」一隻手嘩啦一聲沒入水中,十二月底冰涼刺骨的溫度濃縮在那由氫與氧構成的物質中,瞬間透過皮膚釋放。
然後那隻手揪住了雪白領子,毫不留情地向上一扯,水花四濺,連帶地濕了他的西裝外套。

睜開眼,濕漉漉的藍色頭髮服貼於臉頰,那人在眼神交會的剎那竟無辜得如同不知罪惡為何物的孩子。

「唉呀…早安,小麻雀。」

「你在做什麼。」看著那張欠扁笑臉,雲雀沒好氣地拽著領子將人拖出浴缸外,害得對方險些沒了氣。就算義大利聽起來是個溫暖的國度,在寒冬中泡冷水澡也絕不會是一般人該做的事。

特別是這傢伙還穿著衣服帶著微笑一臉幸福得有如即將死去般沉入水中時。有時候雲雀真的懷疑骸是不是離群索居太久,導致腦前葉血液流量嚴重降低(簡單說就是智商衰退)了。

「沒啊,突然想試試自己能憋氣多久哪?」被粗魯地扔在一旁的骸坐起身子,微笑著盯住雲雀,後者正一臉嫌惡地拾起骸的外套來擦手,也不管那是多麼昂貴的高級訂製服。

裝傻,雲雀打從一開始就不吃這套的。他很明白包藏在那雙帶著笑意的眼瞳之下的是何等禍心,那個人說的話一百句裡從來也者不出一句真實,遑論真心。在他看來,六道骸方纔的行為完全等同於自殺。

「這麼想死就說一聲,我再怎麼樣也不會客氣的,你知道。」將雙手拭淨後,他不屑地瞥了骸一眼,啪地將外套扔上那仍滴著水的身軀。

骸說,「我怎麼會忘呢。」
抬起手想解開襯衫扣子,試了試卻發現手指末端已冰冷得呈現慘白到泛紫的顏色,完全不聽使喚。然後他才發現自己全身都顫抖著,尤其是心臟尖端的部份,連收縮都有些痛苦。
這就是溫暖的反義詞,真正的冰冷。
骸索性直接將扣子扯開了,空氣接觸到肌膚的瞬間他打了個寒顫,臉上卻是難以形容的滿足與欣喜。

雲雀看著這樣的骸感到些許不悅。

「你發什麼瘋?」

「──我在想念。」

想念六道輪迴的感覺麼
。雲雀有種將拐子抽出來的衝動,要不是骸目前看起來也剩下不到半條命打起來不會過癮,他真的會這麼做。

「我想念…在水牢的那段日子,很冷很冷。」

雲雀皺起了眉。
而骸輕輕地笑出聲音。


當彭哥列與復仇者們達成協議的那一天,骸自深水中甦醒。他在一片漆黑裡捕捉到微弱光芒,過了好久他才知道這就是屬於自己的視覺。和透過別人眼睛不同的,真正的世界。
他甚至不記得自己究竟怎麼擺脫那些儀器那些大小不一的管子,只知道強化玻璃外頭的是彭哥列、以及全體守護者。他的視線自從恢復起的瞬間便鎖定了目標,一直到因太久不曾使用而虛弱無力的手腳離開那些液體,接受大氣壓力的洗禮。

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使用修羅道和雲雀狠狠地幹上一架,直到被彭哥列和守護者們拉開為止。復仇者們自始至終有如看笑話似的立在一旁,發出鬼魅般的呼吸聲。
臨走前六道骸回頭給了他們一記中指、以及燦爛的笑。下一秒大空帶著金色火焰的手刀就劈了過來,險些沒將他給打昏。
「看來你真的挺想回去泡冷水的。」那時候拐子都還握在手上的雲雀斜眼嘲笑。
「喔,反正他們八成也不懂那是什麼意思,那些包繃帶的怪胎。」


骸繼續想著、笑著,像是在回憶美好畫面般。「你啊…還記得我重獲自由的那個晚上嗎?」


那就像飛蛾撲火一樣,你明白嗎。他畏懼著那許久不曾接觸的知覺感官,一如飛蛾畏懼著黑暗。
他第一次感受到無盡空洞,即使他已尋回一切。
過了好久,他才想到那是因為他忘了他的例行公事。
──當他依舊只能靠著實體化穿梭於彭哥列總部時,百玩不厭的一項遊戲就是騷擾雲雀恭彌。
所以那天他也去了,以原本的身體、原本的心靈。然後,他才發現他十二年來都不曾真正將他所渴望的傢伙給吃入腹中。


「…明白我有多想念你了吧,那一天我幾乎以為我就要瘋狂。真奇怪、明明關在水牢裡才是最可怕的。」

這顆鳳梨說話怎麼顛三倒四的?雲雀開始不耐煩了。「是誰剛剛才在說想念水牢的?」

「別打斷我嘛、小麻雀。我的意思是,我想念待在水牢中想念你的我。」

「因為當我出來以後,我無時無刻都在想著要如何才能殺了你、或者──讓你殺了我。無論是現在、未來,在浴室裡,或者在床上。」

「這樣子我就不必再擔心有一天我又碰不著你了,你說是吧?」

雲雀修長的眼睫微微一顫,就在眨眼那不到零點一秒的瞬間他望見無盡深水裡有著鐵銹色的血液暈染,睜眼後漆黑瞳孔裡依舊只有淡漠。

「那就讓我咬殺你。」

「哦呀?我隨時歡迎的。」六道骸伸出手,扣子已全數扯壞的襯衫濕淋淋地貼著身軀,具有骨感的手指不安分地滑上對方腰際,幾乎比蛇還靈巧。


你說,飛蛾撲火是愚蠢的行為麼。

它將生命獻給它追求的光芒,在化為灰燼前享受最後一刻的顫慄,那是至高無尚的詩歌、無可比擬的詠歎調。



其實,你也一樣。





──一如那炙熱的火光






FIN



後記:

『敢拿飛蛾形容自己,不覺得太抬舉了麼你這顆藍綠藻。』

『…藍綠藻也是靠光合作用活下去的哦,小麻雀你真的這麼不想和我分開啊?』


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啦啦啦我要把這些個沒節操又一堆吐槽的東西丟進本子裡了(靠
但是老實說我把它翻出來之後愈看就愈覺得691869....是錯覺麼原來我以前就被影響了(掩面

然後預計還有另外三篇就不公佈了反正也還沒寫出來(被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