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準備搬家啦!!尋覓好地點中
  • 687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5

    追蹤人氣

【轉載】家教文─ 巴哈無伴奏大提琴組曲_第三組曲(BY烏鴉)





第三組曲

 

 

弗洛伊德在《夢的解析》一書裡,提出夢境(潛意識運作)有兩種機制,一種是縮合,一種是遷移(移情或置換);縮合作用是指一個心理表象向自我表現出諸個聯想系列,這個表象就處在這些聯想系列的交匯之處,而遷移作用是指某個心理表象在聯想過程中滑到另一個心理表象之上去;而拉康將前述兩者「類比」在一起,他更進一步去形容,夢境的縮合是一種語言的隱喻,而夢境的遷移是一種語言的換喻,就這樣,他提出「潛意識就是被內在地結構化的一種語言」。

 

 

雲雀腦中閃過他最近看過的文字。

 

 

清晨五點,義大利的天空在半醒半睡的狀態下,依舊美麗。

 

話說今天本來是一個難得沒有任何工作或是任務的假日,也就是說,在這個時間點清醒完全不在雲雀本來的預定中,這點讓他有些許的不快,但是,真正讓他覺得怒火中燒的,是平時很少做夢的他,被一個令人不快的夢所喚起。

 

如果你在睡眠中看見一顆藍色鳳梨穿著黑色歌德風蘿莉裝向你身上撲來,沒有驚醒的話,就只能說是你在娘胎的時候就欠缺形成某些神經部份;更進一步說,如果你對這種夢不會感到一陣不舒服的話,那你在精神方面的承受力便已經到達了金字塔頂端的部份了(依雲雀的標準就是肉食性動物)

 

不過那時雲雀的確還沒醒來,因為他先在夢裡用拐子狠狠敲了某人一頓。

 

 

到底是那顆鳳梨睡覺的時候,閑著發慌所以親自跑過來挨打,還是剛剛想起的,那個叫做縮合作用的東西,總之雲雀都已經先殺過一遍了。

 

 

想起縮合作用,雲雀就想到最近生活中,總是多出了某些不必要的垃圾出來,讓他常常在工作時間之外還要負起清潔環境的任務。

 

這些垃圾包含了鳳梨皮、鳳梨葉、鳳梨果肉、兩隻已被馴養的寵物。

 

光是想起來就覺得一肚子火。

 

雲雀仔細想想,這一切的源頭似乎都是在從某個被血腥味吸引過去,最後卻只看到一顆變種鳳梨在那邊生根的晚上開始。

 

接著,就是不管人在哪個國家出任務都會看見同一顆鳳梨,草食動物工作怎麼會安排成這個樣子,看來是太久沒被咬殺了(完全忽略某隻草食動物是他上司的這個事實,以及某人根本不是去工作,那個叫做跟蹤的這件事)

 

 

雲雀拿起了他申請前往寒帶國家出任務的公文(因為鳳梨是熱帶植物的關係),重複檢查其中是否有遺漏的部份,再把那份公文鎖回保險箱中。

 

不知道為什麼,他這份公文已經寫了第三次了,第一份在交給草食動物之後,就莫名奇妙沒了下文,詢問之下(據澤田綱吉本人表示那其實是拷問),發現在他還沒看見之前公文就已經消失了(當然彭哥列首領因家族內鬨重傷休養一星期的消息並未流出家族外,不過這是後話了),而第二份,在他剛寫完沒多久,連交都還沒交出去的時候,就已經下落不明,說不定彭哥列家族裡有時空裂縫,畢竟連十年後火箭筒都有了,時空裂縫應該算不上什麼。

 

雲雀最後做了這個解釋(對於有人敢偷他的東西的這個可能性他完全忽略)

 

 

雲雀繼續回想著最近的生活。

 

包含上次在英國倫敦出任務的時候,在街上走著眼角卻瞟到有一顆不應該出現在溫帶氣候的鳳梨,在泰晤士河上漂流著。

 

 

檢疫局的海關在做什麼,那種非法進口的植物都在河上漂了。

 

於是他決定立刻前往海關處咬殺那些不盡職的公務人員。

 

 

還有他在巴黎街頭的時候,遠遠看到巴黎的名勝──巴黎鐵塔上,有一個很眼熟的藍色生物,但是雲雀下意識的直接忽略。

 

讓觀光局的去處理好了。

 

 

另外還有像是在德國的柏林圍牆上,在圍牆的上端,雲雀確信自己視力很好的看見有一撮藍色雜草長在那裡。

 

哪裡的舊時代實驗室跑出來的變種啊。

 

雲雀決定通報國家情報局。

 

 

在遠一點還有美國、加拿大、拉丁美洲,特別是在中美洲的時候,鳳梨大概找到了他的出生地,在那邊活蹦亂跳還長到他的寢室去了(當然現場就咬殺了)

 

最糟糕的就是從那天晚上起,每天就開始了雲雀不曾有的經歷──作夢。

 

 

內容千篇一律都是某顆鳳梨。

 

 

 

──夢是通往潛意識的捷徑。

 

 

雲雀想起佛洛伊德的這句話,雲雀當下就抽出了拐子(到底想做什麼)

 

然後他停頓了一下,便放回原本的地方,並從他那原木所製的堅實書櫃拿出了他最近剛買的《夢的解析》,並且隨性的翻了幾頁。

 

 

──什麼造成這夢的荒謬性呢?表面的荒謬是由於忠實呈現在夢中的一個暗喻,而我們卻慣於忽略其成分間所蘊含的荒謬性,這裏我們又再度不能否認荒謬性是故意的以及刻意策劃著的。

 

 

然後在這裡停住。

 

 

 

──這裏我們又再度不能否認荒謬性是故意的以及刻意策劃著的。

 

 

──是故意的以及刻意策劃著的。

 

 

 

很好,原來是有主謀的。

 

雲雀斷章取義的決定了最終結論。

 

 

雲雀收起了書,滿意的將書放回書櫃中,並且開始思考把鳳梨丟到北極好還是直接咬殺比較痛快。

 

 

於是,夢愈荒謬其意義就愈深遠。

 

 

雲雀很不悅的,在他正在思考鳳梨直接切片比較好、還是冷凍鳳梨比較好的時候,腦中忽然插出了這麼一句話。

 

雲雀對於思考被打斷的這件事感到十分不快(就算打斷他的就是他自己本身)

 

 

 

──夢愈荒謬其意義就愈深遠。

 

 

 

但是他也不太能夠理解,一顆鳳梨能夠具備的深遠意義。

 

單從夢境內容來看,不過就是一顆鳳梨妄想挑戰肉食動物(更精確來說是妄想騷擾),就算夢境具有再深遠的意義,肉食動物是踏在草食動物頭上,而草食動物又站在植物身上這一點是不管夢怎麼做都無法改變的事實。

 

 

事實。

 

 

──雲雀想起十年前的某場慘敗。

 

 

 

其實那個鳳梨頭,不是鳳梨吧。

 

應該是,腐生菌之類的生物吧,不然光憑一株植物要打倒肉食生物,怎麼想都不可能,至少腐生菌最後會把肉食動物的屍體分解掉,就是這樣吧。

 

至於腐生菌是歸於哪類,雲雀直覺就覺得那種東西大約來說就是浮游生物。

 

雖然隱約來說,雲雀覺得一個浮游生物長的跟鳳梨一樣還真是生物界的奇蹟,不,以生物學的名詞來看,其實那是擬態吧。

 

就這點來說那顆鳳梨還滿成功的,雲雀極少數的,讚美了一下。

 

 

於是,六道骸,在本人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雲雀從植物改(降階)成浮游生物一類。

 

 

但是一隻浮游生物又能代表什麼深遠涵義?

 

 

就生物金字塔來說,雲雀的問題已經徹底解決了(單就他個人而言),但是就這個問題來說,雲雀卻是越來越不懂了。

 

於是他決定再次翻開書本。

 

 

── 因此最近發生的印象(做夢當天則為特例),事實上與很久很久以前所發生過的印象,對夢內容所具的影響是一樣的。

 

只要是那些早期的印象與做夢當天的某種刺激(最近的印象)能有所連帶關係的話,那麼夢的內容是可以涵蓋一生各種時間所發生過的印象。

 

 

 

──事實上與很久很久以前所發生過的印象,對夢內容所具的影響是一樣的。

 

 

 

雲雀莫名的開始回憶起某顆鳳梨頭的變態發言。

 

 

「親親小麻雀,你一定很想我對吧。」

 

「小麻雀,你親親老公我來找你了,有沒有高興啊?」

 

「你這麼遠就看到你的甜蜜小甜心我啦,我就知道小麻雀跟我心有靈犀。」

 

「親愛的我在這裡喔。」

 

 

咬殺。

 

所以,根本就是那顆鳳梨本身太過荒謬,而根本不是我的夢境荒謬。

 

所以那什麼鬼夢境也跟什麼鬼深遠涵義一點關連都沒有。

 

雲雀肯定。

 

 

 

 

問題解決。

 

 

 

 

雲雀愉快的放下了他的書。

 

然後他的目光探向窗外,發現太陽的蹤影還在青翠山頭的另一個方向,根本還沒完全升起的時候,

 

 

還是立刻咬殺好了。

 

 

他心中做出了這個決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